新闻中心
中国电竞教育的切入点——校企合作
时间: 2019-04-22 10:21

  与北京市供销学校、北京市经贸高级技术学校的副校长和教务主任聊了聊,关于成立电竞专业的那些事。

  自2016年9月电子竞技运动与管理(简称:电竞专业)成为正式教育的一部分以来,全国各地的学校都紧跟时代,或是开设电竞专业,或是将电竞纳入课程,其中既包括中国传媒大学、四川电影电视学院、北京大学等知名高校,锡林郭勒职业学院等高职院校,以及蓝翔这样的技师学院。除此之外,社会上还存在各式各样的电竞培训机构。

  今年,北京市供销学校、北京市经贸高级技术学校加入了电竞教育的大军,成为中职校中第一所开展电竞专业的职业院校。中职校的招生对象往往是初中毕业生和具有与初中同等学历的人员,相比高校、高职、技师学院与电竞培训机构,学生心智不成熟,家长对游戏电竞不理解等“门槛”实在太多,学校也承担着更大的责任和风险。

  于是,《电竞生态》与北京市供销学校、北京市经贸高级技术学校的副校长和教务主任聊了聊,关于成立电竞专业的那些事。

  虽然早在2011年,国家体育总局将电子竞技改批为第78个正式体育竞赛项,但关于电竞相关的报道,依旧甚少出现在人们司空见惯的电视频道中。

  所以在准备开办电竞专业之前,北京市供销学校、北京市经贸高级技术学校的副校长陈巨东对电竞的了解仅仅来源于新闻媒体的报道,“只是听说过电竞这项运动,但是这项竞技项目具体包含了什么,是如何实现的,我不是特别了解,也不是很理解。”

  那时陈巨东看到学校的孩子们沉迷游戏的第一反应是:“游戏真是校园‘毒瘤’。”当然,有这种想法的并不止他自己,全校的老师,甚至全国大部分的老师都是如此。

  身为教务主任的刘金兰会经常督促学生们的日常和学习,每每看到那些玩游戏的学生们,她都会上前说教劝说一番,“那时不懂电竞,就跟咱们老百姓一样,觉得凡是爱玩游戏的都不是好孩子。”

  在校园里,玩游戏的孩子比比皆是,这着实是件让老师和家长头疼的事。去年11月份,当北京市教委和人社局成立新专业项目时,刘金兰看到了“如何教育坏孩子们”的转机,“那些中学生,尤其是中考被淘汰的孩子也应该和我们学校学生一样喜欢玩游戏。”申办电竞专业的想法已经在刘金兰的脑子里挥之不去。

  相比刘金兰的细心,陈巨东通过在学校发展过程中和那些做电竞的企业接触之后,逐渐点电竞行业有了新的认识,想法也更为宏观,“我们了解到电竞行业目前在社会层面发展速度比较快,受众群体在学生中占了很大的比例,我们作为学校,要增加我们专业针对社会、企业、学生的需求,所以我们想把电竞专业在我们学校做起来。”

  据电竞数据显示,当前电竞产业共需求岗位31万个,预计2020年需求岗位57万个,而当前从业者仅为5万人,缺口高达83%。

  于是,按照北京市教委和人社局的标准,北京市供销学校、北京市经贸高级技术学校顺利申请电竞专业,并开展了为期一个月的电竞调研考察。这一个月,让学校的老师们颠覆了对电竞的认知。

  在钛度的帮助下,北京市供销学校、北京市经贸高级技术学校的调研人员来到了中国电竞行业最发达的上海及其周边城市,参观了由厂商到赛事运营方,从俱乐部到电竞小镇这样一全套的电竞产业链。

  全程参观调研的刘金兰被电竞行业现状惊呆了,她没有想到曾经被自己视为洪水猛兽的游戏能发展到如此地步。

  在杭州,刘金兰一行人第一次见到电竞俱乐部的主场,在进场馆之前,他们先是参观了LGD的周边商店,“进去之后给我的第一印象就是,哟,电竞能带动周围的行业啊,卖帽子,T恤,鞋子,手机壳这些。”

  当他们走进场馆时,舞台的搭建和灯光设备让刘金兰倍感熟悉,“欻子架是我们学校演艺工程专业实习的时候他们搭建用的;音响设备需要音响师才能做到工作;灯光调试是我们学校演绎设备安装与调试专业的学生都能做的工作。一个电竞俱乐部,一个场馆能囊括这么多专业的人,所以我觉得我们学校现有这些专业的学生都可以进来,在这个领域大有作为。”

  经过调研,刘金兰才知道,原来电竞行业不止是电竞行业,还能带动诸多其他行业的发展。“好多人认为走进电竞行业就只能成为职业选手,实际上并不是这样的,当然如果走那路也可以,但是学习电竞专业进电竞行业,除了职业选手之外,还有很多的方向可以发展。”

  虽然老师们在短时间内的快速吸收电竞行业相关,难免会有些过于困难,最多一知半解。但只有老师们的观念得到转变之后,他们才能授予学生更多的电竞知识。“之前我们在学生管理之中认为玩游戏的孩子不是好教育的孩子,参观之后,我转变了对我们学校那些爱玩游戏学生的看法,我们不能把他们当成另类,实际上他们的潜力还是很大的,如果把喜欢游戏的孩子招进电竞专业来做正确的引导,应该能够为我们国家的电竞体育事业起到极大的推动作用。”

  在过去的很多年里,中国电竞发展几乎都集中在上海等南方地区,形成了环上海向周边城市扩散的电竞产业链。相比南方,北方的电子竞技产业发展得比不算快速,但并不意味的北方电氛围不浓厚,从去年在五棵松举办的LPL夏季赛决赛和在鸟巢举办的S7全球总决赛就能看出北方观众对于电竞的渴望和热爱。

  参观调研之后,刘金兰增强了对学校开设电竞专业的信心,她坚信这是块未开荒的“净土”,但在招生上,学校依旧面临很多问题:如何改变家长对电竞和游戏的看法?如何培养学生的正确认知?

  为了扩大招生范围,他们不得不面向各大中学,去向中学的老师们和家长们讲解到底什么是电竞,这个过程变得异常艰难,“这种观念真的挺难转变的,但我们必须努力去做,既然申办了这个专业,就得想法设法把这个专业办好。”

  不过好在学校按照人社部教育部对职业教育的发展规划和要求,一直在做校企合作方面的努力,在电商专业上和京东有着深入的合作,据陈巨东介绍,京东会提供一些电商相关的课程和培训内容,学生则按照电商企业的要求学习技能,为京东等大型企业直接输送人才。

  今年夏天,京东旗下的JDG俱乐部的《英雄联盟》分部将落地北京和京东大家庭“汇合”。有了之前在电商专业上的深入合作,学校也在寻求着关于电竞专业的校企合作共同点。

  “将来以后可能跟大的企业就专业合作的广度有更多的机遇,这也是我们做电竞专业的一个契机。我们作为企业外延型服务保障的专业,特别有信心把我们的学生培养成电竞方面的技能型人才。”

  不过就目前情况来看,北京市供销学校、北京市经贸高级技术学校面临的挑战有太多,能否真的培养出电竞方面的技能型人才还需要时间去证明。

 
返回